12345678910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緩解“限電”需破解火電“越發越虧”怪圈

              日期:2021-10-02 21:55

              一、多地集中限電的現象系多重因素疊加造成

              用電需求處于高位、火電企業“越發越虧”所產生的電力供需矛盾,是集中限電的直接原因。1-8月份,我國全社會用電量累計5470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3.8%,其中工業用電貢獻了2/3的增量。盡管8月以來工業用電增幅放緩,但總體仍處于高位。與此同時,作為主力電源的火電持續遭遇難以承受的高煤價和高氣價。與年內最低值相比,9月下旬的煤炭和天然氣價格已超過100%和80%,達到1522元/噸和6086元/噸(見圖1)。由于燃料價格無法通過電價傳導,8月以來,火電企業普遍出現“越發越虧”的運行虧損現象,每度電虧損約0.2元,行業虧損面超過90%。由燃料價格過高引起的電力供應經濟性短缺是此輪各地電力供需失衡的直接原因。

              微信圖片_20210930085223.jpg

              圖1 2021年1-9月份煤炭價格和天然氣價格走勢

              數據來源:Wind數據庫

              煤炭供需緊張,推高煤價,是“限電”背后的關鍵癥結。目前我國煤炭有效產能規模在41億噸左右,進口較去年沒有明顯增加,但電力、化工和冶金用煤需求顯著增加。1-7月份動力煤累計銷量同比增長13.4%,但原煤產量同比僅增長6.5%,6、7月的同比產量甚至出現負增長。供給不及需求,形成了煤炭供應短缺的市場預期,推高了煤價。上半年,內蒙古、陜西等煤炭主產區因安全生產檢查、環保督查等因素出臺了多重限產政策,疊加春季煤價不高的市場環境,煤炭企業生產意愿普遍不高,導致后續供應減少,加劇了供需緊張局面。

              此外,能源“雙控”對此次限電也有潛在影響。除上述原因導致的“被動限電”外,也存在部分省份為完成年底能源“雙控”目標,主動采取停電、限電措施的現象。有些為確保第3季度能順利通過考核,不亮“紅燈”,采取了限電停產等措施。有些電力外送省份,因外送電量的廠用電煤耗計入本省能源消費,存在減少煤電外送電量的方式降低本省能源消費量的傾向,加劇了電力受入省份的供電緊張。

              二、四季度電力供需總體仍然偏緊,保安全壓力較大

              一是冬季用電高峰恐超夏季,電力供需偏緊格局難以轉變。參考近五年的月度同比增長趨勢,第三產業和居民用電在四季度的增幅有望保持在過去五年的平均水平,工業用電在四季度會由于去年基數低開高走而進一步放緩。綜合以上分析,今年四季度全社會用電量月度增幅有望回落至3%左右,較1-8月明顯放緩。不過逐月測算表明,12月的全社會用電量預計突破8500億千瓦時(見圖2),較夏季7月高峰多830億千瓦時,較去年12月冬季高峰還會增加200億千瓦時;加上寒冷天氣還可能使最大電力負荷進一步抬升。

              微信圖片_20210930085229.jpg

              圖2 2021年全社會月度用電量預測及與近年比較

              數據來源:Wind數據庫

              二是電廠煤炭庫存嚴重不足,加劇電力保供壓力。按照火電運行規律,迎峰度夏后,電廠需在第三季度補庫存,為冬季保供做好準備。然而由于煤價持續高企,電廠補庫存進展緩慢(見圖3)。盡管相關部門于4月和7月兩次強調加強煤炭儲備并保證電廠庫存水平,但截至9月中旬,全國大部分電廠存煤始終處于10天左右的低位。

              微信圖片_20210930085232.jpg

              圖3 2019年至今沿海八省電廠存煤可用天數

              數據來源:煤炭市場網

              三是冬季用煤高峰期,依靠市場機制大幅降低煤價難度較高。工業活動持續旺盛,疊加臨近的冬季供暖耗煤需求,將影響四季度的供需格局,煤炭緊平衡態勢不會改變。僅依靠市場自主調節,難以實現煤炭價格降至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單位聯合確定的動力煤價格綠色區間(500元~570元/噸)。

              此外,若內蒙古、陜西、新疆等電力輸出省份的電力供需緊張現象持續,電網跨省跨區送電長協的執行難度將進一步上升,加大了年底全國性迎峰度冬保障風險。

              三、綜合應用政府調控與市場調節手段,謹慎應對本輪限電并理順長期的能源供需關系

              第一,盡快發揮政府宏觀指導作用,提高燃料保供能力。綜合運用釋放優質煤炭產能、增加煤炭進口、撮合主要煤炭央企與公用電廠簽訂新的長期供煤協議等手段,緩解煤炭供應緊張,平抑煤價,緩解煤電價格倒掛現象。繼續嚴控產能過剩行業“兩高”項目用煤,優先保障電廠補庫存和冬季供暖的用煤需求。支持天然氣供應商以購買期貨等金融手段應對全球天然氣大幅漲價的風險,鼓勵燃氣發電企業依據自身情況適當擴大儲備能力。適當為重要節點和重點地區的支撐性電源提供燃料補貼,減輕電廠燃料成本壓力。

              第二,適當提高電力市場競價上限,抑制不合理用電需求。今年以來,我國各類產品出口強勁,是制造業企業生產用電顯著增加的重要原因。適當上調電力現貨市場的競價上限,可更好地反映電力供需情況,在緩解燃料成本上漲對電廠造成壓力的同時,抑制部分迫切性低或產品綜合競爭力差的電力用戶用電需求,緩解電力供需緊張。

              第三,繼續嚴控盲目新上“兩高”項目,防范煤電過度投資風險。此次大范圍限電現象出現后,新上煤電項目的沖動增加。但新上煤電項目無法緩解當前的限電問題,也易產生新一輪的過度投資。我需保持戰略定力,綜合研判各地電力供需情況和電網互濟能力,謹慎合理布局新增煤電,加快新能源和靈活性資源項目建設。

              第四,統籌利用行政和市場手段,加快改善制度環境。一方面,進一步優化能源“雙控”制度。完善能耗核算方法,合理分解能耗指標;提升管理彈性,對涉及經濟穩定和社會民生的行業和部門,因氣候、疫情等因素導致的用能增加予以一定程度的豁免;結合總量控制加快建立跨省的地-企聯動的用能權協議轉讓機制,促進資源優化配置。另一方面,進一步理順電價機制。逐步擴大電力市場覆蓋范圍并放寬競價范圍,使電價更好地反映供需關系和傳導上游成本,有效引導各類資源的優化調度和投資。

              (作者均供職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

              下一篇:沒有了